陈韵晴【推荐】走近日本史-拉萨窗棂书店

陈韵晴关注拉萨窗棂书店,关注隐性、多维的思想世界

《物语日本史》有上、中、下共三卷。上卷讲述了从日本建国到延喜、天历年间的历史;中卷展现了从宝元、平治之乱开始的源平合战至室町幕府的终结为止的武家政治;下卷首先描绘了群雄割据的战国时代,以及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的统一大业,最后讲述了德川幕府安于太平之时的黑船来航、攘夷开国的明治维新、第二次世界大战等众多近代史上的重要事件。

壹:回溯日本建国的神代历史,描绘了大和、奈良时期的古代日本之风姿,更以人物为中心,概述了以天皇为中心的贵族政治达至顶峰的平安朝历史,为中国读者展现了无与伦比的王朝文化之繁华。

贰:介绍了平安朝顶峰时期华美的贵族文化及其衰落,记述了新兴武家势力源氏和平氏的崛起,以及二者命运的纠葛,展现了从宝元、平治之乱开始的源平合战至室町幕府的终结为止的武家政治。

叁:描绘了群雄割据的战国时代,以及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的统一大业,随后叙述了德川幕府安于太平之时的黑船来航、攘夷开国的明治维新、第二次世界大战等众多近代史上的重要事件。
作者简介:平泉澄(1895-1984),专攻日本中世史,“皇国史观”的代表性学者,右翼史学的重镇,积极支持侵华战争,参与创设伪满建国大学。曾任东京帝国大学教授,战后公职追放。

(观察日本历史的几个视角)
一、专业素养与政治立场
全书共三卷,第一卷回溯日本建国的神代历史,描绘了大和、奈良时期的古代日本,以天皇为中心的政治生态。译者梁晓弈是日本京都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博士在读,研究方向为日本奈良时期至平安初期的政治史与制度史。
第二卷,介绍的是平安朝的贵族文化及兴替,武家势力源氏与平氏的崛起与纠葛,室町幕府的武家政治。译者黄霄龙是日本神户大学大学院人文学研究科博士在读,研究方向为日本室町时期和战国时期的社会史与宗教史。
第三卷,描绘了日本的战国时代与德川幕府、锁国与开国、明治维新与几次侵略战争等重要事件。译者刘晨是日本京都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博士在读,研究方向为日本近代政治史。
一路读来,明显感觉到一种史学界的斗争意味。作者平泉澄虽然二战后被撤销大学公职,但一直受邀参加演讲。《物语日本史》的原书名为《少年日本史》,成书于1970年代,当年平泉澄已76岁,以一位老者面对日本青少年讲述他理解的日本“皇国史观”,宣扬日本国是皇国,日本史是以天照大神为皇祖的万世一系的天皇所统治的历史。虔诚纯情与古道肠热,近乎痴狂。
三位译者在忠于原作的基础上,以专业眼光指出作者有心无心的疏失、无视,计123处。其中有理有据有错必纠34处。译者针锋相对地在书中指出,平泉澄一直将日本历史上多次侵略朝鲜解释为“不遗余力帮助朝鲜”,甚至将甲午中日战争、《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和日俄战争的原因都归结于此,而对为何日本最终吞并韩国与台湾地区等问题语焉不详,作者违背历史学基本客观态度和逻辑方式的“皇国史观”,本质是日本极端右翼团体的思想来源之一。
二、值得警惕的历史观
无妄之说的背后用意。第一种说法,长江下游地区诸民族在血液与骨骼上与日本人有相同之处,但在精神层面完全没有交集。第二种说法,日本的创立者来自中国,皇室的“御先祖”是吴之泰伯。日本学者林罗山及其子鹅峰的《东国通鉴》序文采信这一说法。如果以上两种说法与岛国的大陆情结联系分析,似乎隐约感觉到深寒之意。
朝鲜半岛局势是日本“关切”的必选项目。当年高句丽、百济、新罗之间的争斗,百济希望获得日本的帮助,救援百济成为公元391年日本“渡海攻入朝鲜半岛”正当理由。公元七世纪,日本军队为“救百济与水火之中”,与唐朝军队展开白村江海战,战败后被迫撤出朝鲜半岛。每逢朝鲜发生危机时,日本就会赶赴半岛救援,不惜以国运为赌注。《宋书》也记载当时日本天皇以朝鲜半岛的守护者自居。
景岳等人宣扬,日本欲求孤立则必须合并朝鲜和东北亚沿海地区,甚至殖民美洲和印度;欲求合作,则与他国结盟。丰臣秀吉,年少时的木下藤吉朗,改名为羽柴秀吉,因战功获赐新姓“丰臣”,奉天皇以号令诸侯一统日本,也出兵朝鲜;举办大茶汤,也禁止基督教;早年骁勇果敢,晚年也生活靡乱,“丑态毕露,所为非德”;1577年曾希望织田信长赏赐大陆的领地;1582年曾封琉球守、台州守之举,1587年还明确表达了试图收服唐(中国)与南蛮的计划。“其他人似乎也有这样的想法”。平泉澄甚至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发动的大东亚战争为亚洲带来了独立。这是需要警惕的。自信心也未免太足了些。
1941年11年,美国国务卿赫尔(Hull)对日美交涉问题作出回应,要求日本必须从中国撤出陆海空兵力以及警察总队;只承认蒋介石政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对汪伪政府不予承认。平泉澄认为这才是偷袭珍珠港的主因。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与日本交战的国家45个,断交国家4个,而日本的三个盟国都各自处于战争状态,速战速决的希望幻灭后,原本想要更多,结果失去更多。
三、日本文化里的汉唐故事与佛教元素
日本历史在很长时间里是口口相传,没有文字。据说,汉高祖的子孙阿直歧等人在汉朝灭亡后移居百济,在王仁这一代移居日本,成为西文氏的祖先,东汉灵帝的子孙----阿支使主同期移居日本,则成为东文氏的祖先,他们以学问出仕日本朝廷,此后日本的历史开始有文字记录。
平泉澄在书中告诉日本年青人,东方历史最古老的是中国,其中,夏朝约十七代共400余年,商朝约三十代共600余年,周朝经三十七代共877年,秦朝三代15年,西汉十三代207年,东汉十三代196年,之后经历三国两晋南北朝,隋朝三代38年,唐朝二十代290年,宋朝十八代320年,元朝162年,明朝294年,清朝296年。浅见絅斋的《靖献遗言》收集了中国历史上八位忠烈人物在国家危难之际以生命捍卫道义、砥砺灵魂以叙述至诚的言论,他们是屈原、诸葛孔明、陶渊明、颜真卿、文天祥、谢枋得、刘因、方孝儒。虽说不全,权当讲义。落雪之晨,议经论义,满月之夜,煮茶温酒,辨识正邪,既慨而慷。
儒教影响方面,宣扬尽忠舍命,人臣之道。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尚武而隐忍,以多言为贱。604年,日本的圣德太子主持制定的宪法十七条,用汉文写成,包括“以和为贵,无忤为宗”,要求官吏早出勤、晚下班,倡导去我执、深自省,等等。孝德天皇推行大化改新时,规定官员在寅时出勤,午时下班。
佛教影响方面,奈良的金光明四天王护国寺还供奉卢舍那佛(太阳与光明之佛),是光明能够照射世界每一个角落之意。《华严经》说万物都能联结为一体,而任何个体都能与所有其他个体相联结(有互联网之意味),没有任何东西是孤立、与其他事物绝缘的,万物皆在一物上留痕,而一物也能给万物提供光明,一心之间蕴藏无限真理。最澄在天台山停留月余,遍访智者大师的灵迹,在龙兴寺学习四个月,并将天台宗引入日本。宋亡元兴,有高僧接受日本国的邀请,到日本接受咨询讨教,道是“勿用烦恼”“无须回避”之类。
谶纬学影响方面,理性部分是,人生的所有事情都受到各种规律支配,人生的轨迹也受到各种法则约束,总有人为发生过的事情负责;非理性部分是臆断历史以辛酉年为转折点,以1260年为单位循环,螺旋式发展。《日本书纪》就是基于这一假设,结果日本神代历史被延长了五六百年。平泉澄认定谶纬学要对日本古代史年岁被过度延长的问题负责,有甩锅之嫌。
平心而论,近代日本开放步伐早于我们,首先得益于明治天皇“求知识于世界”的政策。1868年以来,日本朝野广泛了解外国的历史、哲学、政治学、文学知识,命人讲读《万国通史》《法国政典》《西国立志编》等。当然,明治维新的中坚人物在1874-1877年间或因叛乱而自尽,或遇刺身亡,或急病而殁,相继过世。改革之路并不平坦。
四、山鹿素行的理想与现实
道德经说,国家昏乱,有忠臣。日本历史不乏源义经、楠木正成、织田信长等英雄忠烈之士。然而世间多变,人心变恶,乃为末世。比如:苏我氏仗着外戚贵族,为立推古天皇而派人杀害崇峻天皇;如壬申之乱时皇太子与皇叔之间的争斗;如高僧道镜因受到皇室信任而妄自尊大欲“取而代之”,朝廷因此规定僧侣必须进入山林修行;又如承平和天庆年间,东边的将门和伯父为了女人起兵冲突,西边的纯友集聚海贼为乱;平安时代的藤原氏摄政,根据捐献金银的数量决定官员的职阶;保元之乱,崇德上皇与后白河天皇的兄弟相斗,以及大臣藤原忠通与赖长的兄弟之争、平家一族叔侄之战;幕府时代地方豪族之间经年累月的叛乱与讨伐,还有名为将军执权、实则能随意任命或驱逐将军的北条一家,幕府的“贼军”将后醍醐天皇流放到隐歧(一百年前,后鸟羽上皇被流放之所)。1336-1392年,有四代天皇都远离京都,度过寂寥的五十七年“吉野时代”。顺德天皇则被逆贼流放到佐渡岛。长达百年的战国时代,弱肉强食“如猿犬在咬叫”,很多人因此被要求“蛰居”“永久蛰居”“闭门谨慎”。山鹿素行所说的“君临天下连绵不绝,乱臣贼子不出,革命之事未见”不知是理想还是幻觉?
人伦秩序的破坏,持续上演战乱不止的闹剧。忘却理想,没有道义。把敌手和对手都清理完后,发觉没给自己留帮手和后手,而新手已然登场,履霜坚冰至。
五、幕府的长歌
赖朝之于镰仓的150年、足利之于室町的182年、德川之于江户260余年,起初在朝廷或庄园的土地安置地头,由幕府的御家人(家臣)担任,土地交由地头支配,负责向朝廷或庄园本家交纳年租,同时掌握警察权和征税权,每段土地收取五升米作兵粮。每国(县)安置一名守护,负责指挥御家人,维持治安。由此形成武家—守护+地头的近七百年幕府体制(1185-1867)。虽说武家尊重朝廷,把对朝廷的奉公当成无上的喜悦,实质上“挟天子以令诸侯”有没有呢?将军实朝有一首和歌,大意是:上皇的御所照不到阳光,被埋在阴影中,这是因为东面有幕府,而自己是这幕府的将军,实在抱歉。
《千载集》有义家的和歌,“风吹过,想来是勿来之关。散落一路,山樱花。”优美的和歌,极具画面感。宗良亲王的苦难年代与风雅情操,融情于景:在清见的海岸边入眠,想起了关口路上的明月。雪晴后,无人来访。
在历史的舞台上,每个人是剧中人,也是剧作者,剧本不同,角色不同而已。
今日分享就到这儿啦!!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我们书店阅读更多精彩的书籍!
拉萨窗棂书店地址:拉萨市气象局住宅区(藏热北路3号)直走5号院子